亚马逊跨境电商

亚马逊告别纸质书继停止业务之后

-kindle -亚马逊中国 -亚马逊

亚马逊纸质书什么时候恢复

作者:啾一

这个全球上有许多种味道,但是有一种香味却不停萦绕在心头——书香。尽管如今书香多被用来指念书的风气,但是那油墨书页的味道却让人久久不能忘怀。

然而,克日以线上图书业务发迹的亚马逊却表现要离别纸质书。

亚马逊离别纸质书

众所周知,亚马逊中国以线上图书业务发迹,在2004年并购杰出网后渐渐在国内市场表现锋芒,曾一度占据线上图书市场超越15%的市占率。

令人痛惜的是,近期亚马逊中国通告,自7月1日起,亚马逊中国封闭自营纸质书售卖服务,搜索仅表现第三方书店商品。不但如此,根据此前亚马逊公布的声明,亚马逊中国还将于本年7月18日停止!为亚马逊中国网站上的第三方卖家提供服务。也就是说,两周之后,亚马逊彻底离别纸质书,中国顾客再也不能在亚马逊上买纸质书了。

起于“卖书”,终于“卖书”。是什么让亚马逊做了如此决议呢?

说终于“卖书”实在不够严谨,尽管顾客将无法再通过亚马逊中国购置!自营电商商品和第三方卖家的商品,但是亚马逊中国的Kindle业务、国外购!、云盘算业务等还将继续运营。也就是说,电子书还是继续可以买的!

提及电子书,许多人都市想起Kindle这个征象级产品,2012年年底,Kindle异军突起,闯入中国。亚马逊中国公布Kindle电子书商城,这也预示着中国正式参加了电子书阅读的全球潮流中。至此,我们的阅读全球里除了纸质书,还多了“一本”电子书。

并且这本电子书不停风头不减,在进入中国市场五年后,2018 年Kindle在中国的累计销量到达数百万台,占据了超越65%的市场份额,中国也一跃成为Kindle环球最大的市场。依托于巨大的硬件装备入口的优势,付费电子书下载量和Kindle付费用户数也较2013!年分别增长了10倍和12倍。

如今Kindle业务依然势头很猛,但亚马逊却与纸质书进行离别,不得不说,纸质书的退出也是亚马逊为Kindle业务作出的更深的让步。

提及亚马逊和纸质书,不由得让我们想起曾经拒绝过亚马逊的“卖书行”当当。

一波三折的当当

1999年,当当诞生于李国庆和俞渝夫妇“把亚马逊搬进中国”的想法,建立第二年就吸引了众多投资大佬的青睐,一举拿下软银、IDG等600万美元的风投资金。2004年,当当实际销售额占据了网上图书零售额的40%,成为中国最大的网上书城。

这也吸引了“偶像”亚马逊的留意,为了“借路”杀入中国市场,亚马逊于2004年提出以1.5亿美元收购当当70%到90%的股份,并表现“1亿美元到10亿美元之间都可以谈”,但最终被当当以“不吸收控股”而拒绝。亚马逊转身就以7500万美元收购了金山杰出网,当当丢掉了第一次拥抱资本的时机。

拒绝亚马逊之后,当当继续以图书业务为焦点后渐渐扩展到其他生活品类。据悉,2008年京东的销售额只有当当的75%。2010年,当当迎来顶峰时候,对标亚马逊,当当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,上市当天发行价涨了80%。

当当的顶峰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

谁都没有想到,图书市场闯进了一个蛮横人——京东。当当上市之际,京东上线了图书频道,今后与当当开始一场长达两年的价格战。

彼时的京东正处于品类扩张与自建物流的发展期。图书有尺度化程度高,决议本钱低的特点,提供一次满足的购物体验,便能很好地沉淀用户并导流至其他品类。

上市之后的当当也有了富足的资本,面对杀入要地的京东,当当不管愿不肯意都只能跟进。这场价格战也让当当图书毛利直接从25%到15%掉了十个百分点。

也正是在这频繁的价格战以及图书品类的扩充中,不肯“失去控股权”的当当,接连错过百度和腾讯的注资。尽管当当还想着转型时尚电商来“救济一下”,但是在电商巨头猖獗的“烧钱”大战中,当当频频败下阵来,与阿里、京东之间的差距也变得越来越大。

意识到价格战带来的侵害,当当放慢了脚步。2014年公司恢复红利,整年销售79.6亿元,净利润8812万元。但当当的股价已不足上市时的四分之一。而这个时期,国内重启A股。看到时机的李国庆和俞渝,在2015年决定发起私有化要约,让当当退市,返国重新开始。几经会商,股东最后担当了每股6.8美元要约。李国庆和俞渝通过低价收购自行持有当当约93.17%的股票。退市之后,当当成为一家私家控股企业。

但所有并不如预期,私有化后的当当在市场的声音更小了。2015年,当当网第三季度的总营收23.719亿元,比同期的京东441亿元的总营收差了20倍。

2019年2月20日,当当网联合首创人李国庆以公开信的方法公布脱离当当,决定再次创业,结构区块链、开办书友会,继续为文化创新和复兴上为中国以致全球的文化产业贡献光和热。

纸质书vs电子书?

互联网的发展与读屏年代的到来,电子书轻巧海量的精良移动式体验受到广博年轻读者的喜好。4月16日,第十六次全国百姓阅读調察结果公布,2018年我国成年大家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.67本,成年大家均电子书阅读量为3.32本。

相关人士表现,在近些年的調察中发现一个显着的趋势,手机阅读、平板电脑阅读等数字化!阅读方法在未成年人中日趋遍及,纸质图书阅读率因此降落。

这一趋势这也直接反响在了数字阅读市场里,第 43 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态统计陈诉》表现,截止 2018 年 12 月,网络文学用户范围已到达 4.32 亿,此中,手机网络文学用户范围达 4.10 亿,较 2017 年底增长 6666 万,约占手机网民的 50.2%。

和亚马逊离别纸质书差别,身处数字阅读市场的掌阅科技正在闷声发大财。2019年4月19日,掌阅科技宣布2018年年度通告,陈诉期内,公司共实现营业收入19.03亿元,同比增长14.17%,数字阅读市场战火渐浓。

每当这时,电子书和纸质书好像就站上了对立面,近些年纸质书的“灭亡论”不停甚嚣尘上,但纸质书真的会走向消散吗?

中国新消息出书研究院的調察数据表现,纸质书仍旧是阅读的主流。阅念书籍10本以下的,纸质书读者占48.9%,电子书阅读者占23.0%;阅念书籍在10本集以上的,纸质书读者占10.%,电子书读者占5.4%;此中阅念书籍在20本以上的,纸质书读者占4.1%,电子书读者占2.4%;阅念书籍在50本以上的,纸质书读者占0.9%,电子书读者占0.8%。

说来你大概不信,根据2018年公布的《阅读产业发展陈诉(2017)》可知,中国的纸质书市场范围到达1800亿元,数字阅读整体范围约为110亿元,此中电子书市场范围只有20亿元。中信出书团体经管分社主编赵辉透露,纸质书与电子书的销量比例大概在10:1。也就是说,电子书市场仍旧只是小蛋糕分成者,而纸质书本依然主流阅读工具。

别的,尽管这代年轻人生于互联网,但是他们并没有范围于电子书。在纸质书的读者中,30岁以下的年轻人比例高达52.3%。传统的纸质书仍旧是主角,新兴的电子书只能充当副角。

实在,岂论是纸质书还是电子书都是知识的承载前言。根据莱文森的前言赔偿理论,任何一种后继前言,都是一种补救棤施。纸质书不便捷,但有助于沉醉式体验,电子书便捷但是需要充电,很难融入场景。纸质书和电子书,二者从来都不是替换品关系,而是一种互补关系,至少在将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如此。

前段时间,亚马逊继撤除第三方卖家之后,再次下架了亚马逊自营的纸质图书业务,引起来广博吃瓜群众的关注,甚至引发了众多Kindle 喜好者们对。于亚马逊Kindle业务远景的担心;

不外幸亏早在取消第三方业务的时间,亚马逊就已经明白官宣过了,亚马逊会继续在中国保存Kindle业务,虽然自营纸质书业务被撤除了,但是自营的Kindle电子书却还在,而且亚马逊还答应将重点发展Kindle业务;

第三方卖家没有了,自营图书也取消了,本以为亚马逊的业务调整大计到此总算告一段落了,然而近来静读君登上中亚官网的时间,却发现,不光纸质书不见了,就连Kindle 阅读器装备在官网也下架了;

在商品分类内里,还是有Kindle电子阅读器的分类栏的,但是点击进入Kindle商店之后,看到的是这样的页面,没有Kindle 产品上架信息,取而代之的是Kindle的天猫、京东旗舰店的跳转链接;

然后,静读君在搜索框手动搜索 Kindle oasis,还是找到了Kindle oasis的产品链接,不外点进去之后,仍然还是无法直接在官网购置,购置栏取而代之的还是天猫、京东旗舰店的链接;

其他几个型号也是如此,看到这里,亚马逊在中亚官网全面下架Kindle!装备这一事实已经无疑了,那么,也就是说从如今开始,我们只能通过国内电商平台,如天猫、京东购置Kindle 了;
亚马逊在中国电贸易务的退却退的很彻底,不外对很少在亚马逊购物(纸质书和电子书!除外)的静读君这样的Kindler来说,影响实在并不很大;

虽然说少了一个购置Kindle的渠道,但静读君原来就更習慣天猫、京东购物,而亚马逊引以为傲的电子书资源也继续在运营着,客服售后也未受影响;只要Kindle业务不受影响,我们还可以在国内自由地购置Kindle、使用Kindle,那所有就都好说;

别的风趣的是,Kindle下架中亚官网,少了一个销售渠道,但是同时亚马逊又在7月24号与苏宁完成了互助,官方入驻苏宁易购,又增长了一个渠道,大概放弃自己电商渠道的亚马逊,在将来大概还会让Kindle继续登陆!更多的国内电商平台,对于用户来说,能打仗并入手到Kindle的渠道反而会不减反增;


假如想理解更多kindle相关的本领资讯,可以关注我的订阅号静读空间;

静读空间(ID:jingduzone):一个致力于成为电纸书从购置、入门到!精通的一站式内容聚集地的订阅号;关于kindle及其他电子阅读器的迷惑,你都可以在静读空间找到答案!别的,在静读空间回答“资源福利”,免费得到40G电子书资源!

亚马逊中国退出,图书电商巨头之争四进三

(出处:北京商报)

正值暑期,各大图书电商纷纷推出优惠活动,但此时却有一个图书电商巨头选择退出纸质书销售。

7月18日,亚马逊中国正式停止销售纸质书,平台上仅剩下Kindle商店和Kindle电子书。这在导致市场出现四进三的行业格局的同时,也从侧面反应了图书电商市场正渐渐面对发展的天花板,曾经的用户红利也已逐步消散。

为了稳定自身的市场范围,各大图书电商也在打法上进行升级,除了连续传统的价格战外,还针对读者和入驻商家提供种种定礼服务。而代表着将来趋势之一的电子书业务,也引起各方的关注,并先后在此结构。

01、 格局生变

北京商报记者曾在7月16日和7月17日登录亚马逊中国官网,发现仍有少量第三方商品处于有货状态。但7月18日登录亚马逊中国官网后发现,在欣赏全部商品分类时,已经没有“图书”一栏,仅有kindle商店和kindle电子书的分类。当北京商报记者再次搜索前日察看的同款商品时,发现已处于无货状态,卖家的店面信息也已不再表现。

对此,亚马逊中国方面回答北京商报记者采访称:“为了加速发展跨境在线零售业务,优化运营服从并提高红利本领,亚马逊在本年四月对中国的零售业务进行了调整,纸书业务的调整是包含在这次整体调整中的。”

进入中国市场15年,亚马逊中国最终停止出售纸质书不免令人唏嘘,但在亚马逊中国撤出纸质书电商竞争的背后,国内图书电商的格局也在发生着变革。以往国内图书电商市场中,亚马逊中国、京东、当当网、天猫书城!四家图书电商巨头占据着大部分的市场份额,而亚马逊中国“砍掉”纸质书业务后,图书电商市场出现出京东、当当网、天猫!书城三大平台“鼎足之势”的局面。

在百道新出书研究院院长程三国看来,亚马逊中国撤除纸质书销售业务对整体市场的影响不大,由于亚马逊进入中国市场15年来,并未占据主导权。现在亚马逊中国的纸质书业务的份额早已被其他电商平台瓜分,之以是撤掉也正是由于没能占据大份额的市场空间。

据北京开卷信息技能有限公司近几年公布的图书零售市场陈诉表现,2015年,全国网上书店零售市场范围保持高速增长,并实现同比增长33.21%。随后在2016年,网上书店的整年码洋超越了实体书店,并保持着30%左右的增长速率。今后,网上书店的码洋虽然继续增长,但增速却渐渐下滑,2017年增速为25.82%,而到了2018年,增速则降至24.7%。

一系列数字正表现着图书电商当下的市场环境!——用户增长的红利正渐渐消散。而为了可以或许稳定自身的业务范围并实现进一步增长,当下各大图书电商也在使用着各种打法。

02、 打法升级

在各种打法中,传统的价格战还是不可或缺的本领之一。就在暑期期间,天猫、当当和京东便各自推出了促销活动,如当当打出了“30万图书五折封顶”的广告,京东现在则正在进行“跨店每满199-100”的活动,而天猫是“精品图书五折封顶”。

程三国以为,打价格战正是由于用户的增长速率已经靠近天花板了,因此图书电商选择捐躯掉书,把书作为引流的一种方法。“但国内图书电商模式已经有点失控了,由于如今进入了一个穷途逆境,引流的作用已经没有从前那么大了。且在各大平台都推出优惠活动的环境下,单一电商平台的销售效果就不再显着。但是几家电商平台又不能不推出促销活动,陷入了假如不打折就不会有收入,打折了就不会有利润的恶性循环。”

为了可以或许稳定自身的业务范围并实现进一步增长,当下各大图书电商也在实验更多新的打法,并针对读者和供给商制订多元服务。

以京东为例,在本年初举行的京东图书供给商大会上,京东图书文娱营销部总经理高燕介绍了京东!图书2019年营销方面的三大计划,即超级新品计划、SKA2.0计划宁静台GSKA计划,并计划联合京东平台的资源,为新品制订本性营销方案,帮助商家开发粉丝价值等。在读者方面,京东则推出全站跨品类渗出项目、伴随计划升级大母婴项目、用户!全链路追踪项目、图书VIP会员升级项目、公益图书项目等,以进步用户体验。

与此同时,当当也在对旗下图书业务进行更多铺局,并在出书人盛会上提到对峙大数据选品,开放运营平台,实行流量互换计划,对峙重点品选品策略,同时延伸至线下的当当书店也将重修新的场景容器,实现线上线下的联动。

资深出书人唐勇表现,打价格战是一种让平台得到用户和销售量的简单有用的方法,从竞争对方的手中吸引用户到自己的平台,但这并不能让用户成为常期用户,因此各个平台均开始在体验性、服务上下文章,盼望能更长时间地留住用户。

03、 挑衅加剧

随着此次亚马逊中国退出纸质书销售,图书电商的市场环境再一次受到关注。在唐勇看来,对于现阶段的读者而言,可以或许常期被吸引的因素更多在于图书品类和价格,但现阶段由于大多数图书均会在多个平台上出售,以是各大图书电商很难在图书品类上找到自身的奇特性,而价格战也轻易令行业陷入恶性循环,怎样实现常期稳定的发展,成为各大图书电商不停探索的范畴。

值得留意的是,被视为将来发展趋势之一的电子书,比年来也在飞速发展,尽管纸质图书不会因电子书而彻底消散,但确实有部分读者在阅读时渐渐向电子书靠拢,这也进一步带来市场挑衅。与此同时,出书商与图书电商发现,电子书虽然会给纸质图书带来肯定发展压力,大家电子书与纸质书的销售进行联动时,也能动员纸质图书的销售。对此,唐勇表现,偶然通过电子书的营销,反而也能成为后续销售纸质图书的口碑催化剂,这也使得比年来联动营销的图书越来越多。

在以上配景下,图书电商也在实验在电子书范畴结构,从而美满自身的业务链条。而纵观几大平台,亚马逊中国在电子书范畴结构得较早,无论是内容还是硬件,均已形成相对稳定的产业链条。与此同时,当当、京东等平台比年来也在该范畴行动不停,除了销售电子书外,也推出电子书阅读器等硬件产品,试图争得肯定市场。

但在程三国看来,电子书业务方面,亚马逊中国处于龙头地位,不但是由于该公司是全球上最早做电子书的,同时还将硬件和软件捆绑在一起。当亚马逊中国已经形成肯定的用户底子之后,用户再切换到新的平台上是很困难的。而在亚马逊中国较为强势的市场份额之下,很多出书商都市优先思量将优质的版权资源给亚马逊中国,因此亚马逊中国的这块业务已经形成了良性循环。“对其他平台的电子书业务而言,他们瞄向的黑白亚马逊用户,只能寻求差别化的版权资源,要想做大是很困难的”,程三国如是说。

本文网址: http://www.kjdsamz.cn/p/2020527144851_8465_3431349082/home